94年,我十一岁。将将因为《足球小将》熟悉足球的我第一次经历了世界杯的洗礼。我记不得尼日利亚雄鹰的翱翔,我记不得保加利亚的突进,我记不得巴西荷兰大战的疯狂……我的脑中仅仅留存那个模糊却鲜明的印象——罗伯托巴乔。或许,对于那时的我,对意大利十号脑后飘荡的马尾更有兴趣,可当电视屏幕定格为罚失点球的巴乔双手叉腰兀自矗立的时候,我的唇边突然尝到了咸涩的味道!是什么?为意大利的怆然和巴乔的凄凄暗自涌动的情么?或许。也或许,那就是来自巴乔湛蓝眸子里蓝色的泪。

98年,我十五岁。眼中总积存着因为熬夜观看法国世界杯血丝和泪水。但相比于贝克汉姆的惨淡,苏克的灵动,甚至法国的冠军,我更愿意铭记德意志战车在里昂的戛然止步。时至今日,或许即使进入2002年世界杯决赛的德国黑鹰依然没有真正回归到曾经的辉煌,但这却并不妨害恋旧的德国球迷依旧给予他们炽烈的怅惘!战车有泪,但在那泪水的掩映下不分明展现着刚强?

02年,我十九岁。也第一次迎来了拥有中国参与的世界杯。我不知道四十四年的等待对于中国球迷意味着什么,是无尽的感伤,是屡屡的心焦还是无助的等待……我记得那呢喃 “中国走向世界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的耄耋老者,也记得五里河欢庆胜利的过往,自然也无法忘却在世界杯上为中国队的惨淡经营潸然泪下的痴心的球迷们!当五星红旗因为自己的孩子滑落泪滴,或许我们更应该“用我们的血肉铸成我们新的长城”,可在今天,又有多少人愿意再为中国足球空空感伤呢?悲哀啊,不是因为五星的泪水,而是因为再寻不到为中国足球淌下的那滴泪水的清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