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当你第一时间知道曲乐恒以后不能踢球的时候你有什么感受?如果这个案子换到别人身上,这四年张玉宁的生活不一定过得比曲乐恒更好,这四年你承受各方面压力的时候,你生活状态是什么样?你自己心里怎么想的?

张玉宁说:当时我知道的时候,我也在医院里面,因为当时到医院在病床上可能睡着了,很难受就睡了,醒来的时候大夫跟我说曲乐恒的病情。

张玉宁说:我当时很心痛,感觉怎么可能,不可能,这个人不可能的,我当时感觉特别惊讶,那种感觉说不出来。当时就是感觉如果他需要什么,都可以从我身上拿去的这种感觉。第二个问题,我这几年来压力确实蛮大的,有的时候比赛等等被叫黑社会什么的,给我的压力很大。球员在场上一定要保持头脑冷静,要不然的话如果心浮气躁的话踢不好球,不是说他们一个人两个人叫,很多人叫,你听得很清楚,你心里的感受一直在波动,有些球会踢得不是很理想。

张玉宁说:当时车祸结束以后,我当时在地上爬不起来,一个俯卧撑都做不了,还有一些伤痛,在国家队球队里面经常晚上睡不着觉,做梦会醒。这个东西永远会在我的记忆当中存在的,我会努力去克服困难。

张玉宁说:今后的路还长,我不太清楚,但是我感觉在前几年影响倒是蛮大的,就像刚才记者说的,我记得有一届好像足球先生,还有最佳阵容,都因为黑社会这句话给我拿掉了。作为运动员的名誉很重要,你没有达到没有做到,而有些东西我做到了到时候被取消被拿掉的话,你感觉了才会知道。

记者:从各方面报道来说曲乐恒还是非常想听到你当面道歉的话,你对他这个愿望怎么想的?

张玉宁说:从一审到二审曲乐恒一直提出这个要求,但是法院都没有支持这个请求。作为我本人来讲,我们是多年的朋友多年的兄弟,在这里我还要说一句,因为我的无意过失使他的身体造成伤害,我要对他说声对不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