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8日早上8点左右,孔卡从被窝里爬起来。他在公寓保安那儿看到了一份当天的报纸,就马上用手机网络聊天工具给翻译发了一条信息,让她把当天报刊亭里所有刊登他照片的报纸各买一份,中午过来带给他。那天广州的六家报纸无一例外,封面全是拿孔卡做主图。

下午1点钟,孔卡的东西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大屋子显得空荡荡。那些大件家具和电器他已经提前打包寄回了阿根廷,用来填充他们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新买的一套房子。更多的食物和生活用品,他整理好后送给了在中国的朋友。翻译带过来的六份报纸,孔卡用一个文件袋装好,放进了一个随身带的箱子。

下午两点半,孔卡和葆拉去了一个巴西朋友家做客。胖子费尔南多是他在中国认识的第一个巴西朋友。费尔南多以前在广州的一家拉丁歌厅做歌手,孔卡夫妇常去那里吃饭,越聊越熟络,成了好朋友。后来孔卡借钱给费尔南多和他另外一个朋友去开了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费尔南多便不再做歌手了。

这天费尔南多家里有很多巴西人,其中一个人是这天生日。穆里奇带着家眷也来了,大家一起唱生日歌,一起跳舞,费尔南多弹吉他伴奏。

巴西有一个习俗,要把生鸡蛋和着面粉砸到寿星脑袋上,费尔南多的朋友和前一天生日的阿丽妮都中招了。孔卡砸得最欢,穆里奇则只在一旁看笑话。孔卡跟阿丽妮私下商量,你老公不厚道,我们要惩罚他。等到大伙儿在费尔南多家楼下告别时,孔卡故意问穆里奇身后一个朋友,你要不要去看世俱杯?穆里奇回头,就看到鸡蛋从四面八方飞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