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科技3月23日讯 (记者 杨月月)曾冠名综艺顶流《天天向上》、登陆《快乐大本营》的“刷宝短视频APP”彻底关停了。

据中央网信办举报中心微信公众号消息,因“存在发布或传播法律、法规禁止发布信息内容”,“刷宝短视频APP”日前被海南省网信办约谈;鉴于“刷宝短视频APP”运营公司认错态度良好,已自行将APP服务器注销关闭,销毁所有数据信息,故不实施处罚。

“将APP服务器注销、销毁所有数据信息”,这意味着这款APP被彻底放弃。但可能少有人知的是,这款短视频APP背后的股东就是那个“我为自己代言”的聚美优品CEO陈欧。而这也是陈欧接连跨界涉足母婴电商、影视剧、智能家居领域、共享充电宝等领域后,又一追逐风口宣告失败的项目。

企查查数据显示,刷宝短视频背后著作权人为海南头角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刘永,聚美优品创始人及CEO陈欧为唯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99.90%。

工信部针对侵害用户权益APP例行检查消息显示,早在2020年10月,工信部即向社会通报了131家存在侵害用户权益行为APP企业的名单,其中未按照工信部要求完成整改的APP中,就有“刷宝短视频APP”。

据业内人士透露,侵害用户权益的这些行为,或与“刷宝短视频APP”过去一直主打的“看视频就能领现金”的营销噱头有关。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刷宝短视频APP”进入公众视野是在2018年底。从运营模式上讲,“刷宝短视频APP”没有任何创新之处,还是参照APP市场上常见的激励观看模式,通过刷短视频领红包,积攒虚拟货币“元宝”,再兑换现金提现。

但在2019年,“刷宝短视频APP”冠名了湖南卫视顶流综艺《天天向上》,并登陆《快乐大本营》节目,进而市场知名度大增。同年6月,“刷宝短视频APP”推出了“PGC+UGC”双轮驱动内容产出计划,同时从MCN、KOL、明星和用户四个维度发展。

彼时,“刷宝短视频APP”还邀请周笔畅、尤长靖、刘维等明星参与“宝藏”活动视频,仅三条视频就有高达7330万播放量,超过71万人参与评论互动。

市场层面,近年来“刷宝短视频APP”频频被用户投诉被指激励观看模式充斥“套路”,奖金提现不仅需要邀请20名新用户加入,还要新用户注册当天看视频取得3000个“元宝”。

在商业层面,随着2017年、2018年短视频成为新资讯及社媒平台,各类短视频平台大量涌现,短视频站上“风口”,行业领域竞争实际已日渐趋于白热化,布局内容产出已成为各家平台角逐的战场。在此过程中,“刷宝短视频APP”作为野心勃勃的市场后来者,不可避免的在内容获取和运营过程中“剑走偏锋”。

据2021年1月17日北京海淀区法院的一份判决书显示,“刷宝短视频APP”因涉及采用技术手段和人工方式获取抖音5万余条短视频及上百条评论,被认定构成不正当竞争被罚500万元。

判决书显示,“刷宝短视频APP”当时的运营主体为北京创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而APP“开发者”为成都力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北京创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是聚美优品的关联公司,成都力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背后实控人也是陈欧。

目前,“刷宝短视频APP”已从各大应用商店下架,其官网也将下载二维码删除,但是对于“刷宝短视频APP”为何会发生如此重大的失误,业内人士均避口不言。

近年来,伴随着聚美优品业务的每况愈下,投资圈及电商行业人士均对陈欧频繁跨界投资、“不务正业”,表示不解。

据Analysys易观数据显示,2015年第四季度,聚美优品尚能保持0.4%的市场份额,两年后,2017年的第四季度降至0.3%,到了2019年第一季度,这一数据下降为0.1%。至2021年第4季度,市场份额中已看不到聚美优品的影子。

事实上,当2020年聚美优品私有化从美股退市时,在接连遭遇“假货门”、高管辞职等重大舆情后,聚美优品早已失去“美妆电商第一股”光环,成为了市场中的“其他”公司。而陈欧本人给外界的印象标签,也从过去耳熟能详的“我为自己代言”变成了“3年败光120亿”。

业内有观点认为,作为最早被冠以“网红企业家”的陈欧或许在商业层面还存在一定影响力,不过,陈欧本人似乎在追逐一个个风口中,总找不对正确的方向,已然离开了互联网行业的中心舞台。

中国网科技注意到,即便是陈欧投资相对成功的共享充电宝业务,也因实际扣费与标价不符屡遭消费者和市场诟病。至于其他投资,如影视剧、智能家居领域,后续市场反响连“试水”都算不上。

截至目前,陈欧个人微博已超过半年未更新,最近一次以企业家身份公开露面也是多年前参加财经媒体访谈节目。而从这几年频繁以嘉宾身份出现在综艺节目中来看,陈欧留给外界的印象早已今非昔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